亨德森教育_亨德森外语学院_亨德森教育培训机构亨德森教育_亨德森外语学院_亨德森教育培训机构

亨德森教育_亨德森外语学院_亨德森教育培训机构

校长:但京

亨德森外国语学校是经云南省教育厅批准、注册,由海外留学回归人员创办,专门从事外国语教学的教育机构。亨德森教育网权威提供大学信息、高考资讯、考研信息、出国留学、大学新闻、高校在线、招生网信息,权威发布高考分数线,高考试题、高考作文、高校招生名单;艺术高考、民办高校、高职高专、独立学院、艺术高考、独立学院、民办高校、中外合作办学、教育2019年考研、自考成考、公务员考试政策、国防生、招生计划、招生章程、考试大纲、考试说明、教育部相关政策等高等教育信息。亨德森将以科学的教学方法和严格的管理体系,规范鱼龙混杂的培训市场,并兢兢业业,如履薄冰,以身作则,来引领外语培训行业的新航向。

海口77岁老党员以“身”报国 生前自愿捐遗体作医学科研教学

  77岁老党员以“身”报国

  海口老人梁启镜病逝,生前自愿捐遗体作医学科研教学 同事:他感恩国家,总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多

  3月3日,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热带生物技术研究所(以下简称“热科院生物所”)的退休老党员梁启镜,因病逝世。生前他多次告知女儿和主治医生,希望死后将遗体捐献给海南医学院作为医学研究和教学所用,用自己最后的生命价值,为国家做一点贡献。

  死亡不是结束,而是生命的延续。女儿忍受悲痛,遵照父亲的遗愿将遗体捐给海南医学院。

  遗体捐献对医学教学和科研意义重大,但目前我省遗体捐献还相对较少,对于医学教学来说更是稀缺资源。据省红十字会统计,2012年至今,我省动员遗体捐献志愿登记530名,实现遗体捐献59例;动员器官捐献志愿登记1275名,实现大器官捐献90例。

  □南国都市报记者 王洪旭

  77岁老党员病逝,捐遗体作医学研究

  “亲爱的老爸,一路走好!”3月4日凌晨,梁女士再也忍不住悲痛,在朋友圈发了父亲的讣告。

  2月10日,77岁的梁启镜因肺炎到海医第一附院呼吸内科住院治疗。14日,老人拉肚子上厕所,突然感觉不舒服大喊,外甥跑进厕所将他搀扶出来后就昏迷了。经过医生紧急抢救,梁启镜被送进重症病房观察治疗。

 

海口77岁老党员以“身”报国 生前自愿捐遗体作医学科研教学

  梁启镜。

  “每次探望父亲,他都交代这个事(捐献遗体)。”梁女士说,父亲在重症病房治疗14天后转至普通病房,她以为再过一段时间就能出院,谁曾想永别来得这么突然。

  3月3日17时许,父亲病情加重,梁女士有种不祥预感,回家给父亲收拾了两套平时爱穿的衣服。19时30分,医院电话打来,称梁启镜走了。

  梁女士忍痛打电话给遗体捐献工作人员,并为父亲洗最后一次澡。在海南医学院解剖实验室老师的帮助下,梁女士给父亲换上衣服,随后遗体被运至海南医学院。梁女士称,父亲是一名老党员,捐遗体是他感恩国家的一种方式。

  女儿不同意他捐遗体,父女俩“斗争”3年

  梁启镜老人捐献遗体的想法,要从9年前说起。

  那时,梁启镜通过报纸了解到,海医缺乏人体标本资源用于学生教学,不顾家人反对,他强烈要求死后将遗体捐献给海医作为科研教学使用。

  “很多老人都希望入土为安,而他希望将生命最后的价值奉献给社会。”梁女士一开始想不通,一直反对父亲去海南省红十字会咨询遗体捐献登记,她因此和父亲“斗争”了3年,但最终拗不过父亲,只好默认。

  梁女士回忆,父亲梁启镜多次对她说,他的一切都是国家给的,死后要做一件对国家有意义的事,“让谁都不要拦他。”

  后来,梁启镜老人在海南省红十字会办理了一张“遗体组织器官捐献登记卡”,他将这张小卡片和身份证一起放在衣兜里随身携带,万一发生意外,旁人能根据卡片拨打遗体捐献电话。

  在医院治疗期间,梁启镜还告诉主治医师,自己自愿捐献遗体。“父亲比较倔强,担心去世后我不按他的意愿捐献遗体。”梁女士说。

 

海口77岁老党员以“身”报国 生前自愿捐遗体作医学科研教学

  梁启镜生前随身携带遗体捐献登记卡。

  他经常教育孩子不要拿国家一分一厘

  梁启镜祖籍琼海,出生于马来西亚,13岁时随父母回到海南,是一名归国华侨。

  后来,他在热科院生物所工作,担任办公室主任,负责给研究人员做后勤保障工作,热科院生物所的员工和领导都叫他梁工。一老领导说,梁工很能干,能吃苦耐劳,任劳任怨,交代的事情很快就会办好。

  梁启镜对女儿特别严厉、苛刻,但内心特别爱她,还经常教育她不要拿国家的一分一厘。有一次,梁女士从单位拿了一份旧报纸回家给父亲看,不料被狠狠批评一顿,“他时常教育我,不拿不属于自己的财和物,哪怕是一份旧报纸。”

  同事:他感恩国家,总觉得做的不够多

  3月6日上午,热科院生物所一位老领导说,“我刚得知梁工捐献遗体给海南医学院的事,很感动,他就是这样一个人,感恩国家,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多。”

  热科院生物所一位研究员说,梁工特别勤奋,办公室的工作繁杂,但他细心周到,帮新人安排宿舍、办理人事档案等琐事做得井井有条。

  “梁工是个好人,我对他捐献遗体不吃惊,他就是这样一个活雷锋。这种人间大爱精神值得我们缅怀和弘扬。”该研究员说。

上一篇:百度张亚勤退休,将投身教学、科研、慈善事业
下一篇:2019广东华南师范大学高薪诚聘教学科研人员43人公告(国际联合学院)

相关推荐